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锈笔生花
在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这个被称作“Fin de Siècle”时期之前,西方绘画中很少有睡美人这个题材。在此之前大部分是宗教题材或神话题材,耶稣或圣母都是一脸天下大事。而众神们不是忙着男欢女爱,就是忙着普度众生,哪有闲工夫睡觉?然而在Fin de Siècle时期,绘画开始在文艺复兴后世俗化的基础上,进一步平民化。画家可以把社会上的芸芸众生所做的生活琐事都搬上画布,包括他们的睡眠。绘画平民化之后,进入寻常百姓家,不再是教堂的专有物。画家也发现,画一个女子甜蜜入眠(最好不穿衣服),很讨公众喜欢。因为把一位睡美人挂在客厅墙上,很能增加家庭恬适温馨的气氛。

另一方面,睡美人题材的流行,也反映了当时艺术家们对女性一种歧视的文化态度:女人就是可以摆在那里慢慢欣赏任意观看的无意识的玩物。评论家们一谈起Fin de Siècle时期,总爱用到几个词来描绘这个时期的文学艺术,包括“morbid”(病态)、“decadence”(颓废)、“languor”(慵懒)、“trancendence”(超然)、“eroticism”(色情)。而这些词正好可以用来形容睡美人题材。

因为这些原因,这个时期画布上的睡美人比之前之后的任何时代都多。


《火红的六月》,莱顿作,1895年。

说到睡美人题材,首先要说一说英国学院派画家莱顿(Frederic Leighton,1830-96)的“Flaming June” 。这幅画不但是睡美人的代表作,也是Fin de Siècle时代的代表作,在整个西方十九世纪艺术史上也有一席之地。一些十九世纪画册就是用它作为封面。它有名的程度以至于很多人都知道这幅画,但大部分人都不知是谁画的。而在莱顿时代的英国,当时人们是把他和米开朗基罗相比较的。的确,从构图的气势以及睡美人健壮的肢体乃至姿态,我们可以看到罗马雕塑的影子。

在夏风微醺的窗前,和衣小寐的睡美人有着典型英国女孩的栗色长发。窗外是夏日阳光下一片金色的海。窗台上一束夹竹桃。有评论说这是一种有毒的夹竹桃,象征睡眠与死亡一步之遥。为了正方形的构图,画家设计了女孩屈身而卧的姿态,使画面完整紧凑。而正方形的作品很适合很大的复制品挂在客厅,而且画面浅红的色调给人以温暖的感觉。因此这幅画的复制品很受公众欢迎,尽管画面的笔触并不十分出色,例如衣裙的质地和褶皱同时代的其他一些画家会画得很细致逼真。

据史料记载,莱顿为了能使女孩的睡姿好看且自然颇费尽心思,雇用了两个模特多次摆出姿势,尤其对右臂摆放的位置反复修改。最后留存下来的草图有四张,三张裸体的,一张着衣的。着衣的那张不及裸体的自然。因此画家决定在正式画作中先画出裸体,然后在给女孩穿上透明的纱裙。


《赛门与依菲歌尼亚》,莱顿作,1884年。

莱顿的这幅“Cymon and Iphigenia”花了八个月时间才完成,比上一幅更能彰显画家的学院派风格。赛门与依菲歌尼亚是意大利作家薄伽丘《十日谈》中的一个故事。纨绔子弟赛门整天无所事事,一天他忽然窥见了依菲歌尼亚和她的女伴们在丛林里安详入睡。他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顿时感悟到世界的和谐与美好。他发誓再不虚度年华,从此发奋图强。薄伽丘原作的故事发生在春天,莱顿有意改为秋天的景色。因为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更能表现画家所喜爱的淡红色调。


《依菲歌尼亚素描稿》,莱顿作,1883年。

这是莱顿为上一幅《赛门与依菲歌尼亚》准备的速写草稿。为了能画出他心目中的依菲歌尼亚,莱顿花了七个月的时间在全欧洲中意的模特。最后在英国的一家戏院里找到了一位女演员。后来莱顿还用她画了多幅作品。即便是草稿也把睡美人画得极为动人,难怪坏小子赛门要被感化了。


《母亲与孩子》,克里姆特作,1905年。

介绍完睡美人的代表作品,再来说说睡美人的代表画家。Fin de Siècle的画坛名师辈出,但如果一定要只列出三位最有代表性的人物,我个人会选前拉斐尔画派的沃特豪斯(John William Waterhouse,1849-1917)、唯美主义运动的比亚兹莱(Aubrey Beardsley,1872–1898)和奥地利象征主义画家克里姆特(Gustav Klimt, 1862–1918)。前两位我们在前几期中做过介绍。现在终于可以谈谈最后这位。为了能说到他,也是我写这篇《睡美人》的动机之一。

克里姆特的画风独树一帜,既有典雅的古典气氛,又有变型装饰的现代感,与十九世纪末的新艺术画派(Art Nouveau)和二十世纪初的美术工艺运动(Arts and Crafts Movement)等流派殊路同归地走向同一创新方向。因此他无论是在当时还是在现代都享有极高的声誉,近年来他的几幅作品都拍卖到上亿美元,打破了毕加索作品的高价记录。

《母亲与孩子》是克里姆特1911年在罗马国际美展上获得金奖的《女人的三个年代》(“The Three Ages of Women”)的局部。因为画得实在出色,后人常把这一局部进行复制,重新命名。画中的孩子在母亲的怀抱中甜蜜地熟睡。母亲用一只手保护着孩子,头靠着孩子也进入梦乡,嘴角还有一丝满足的微笑。人间最满足的瞬间也莫过如此吧。


《吻》,克里姆特作,1907-1908年。

这又是一个女人的最幸福瞬间。迷醉沉浸在爱情的美梦之中,小鸟依人地依偎在高大男人的臂弯下,永远不愿再睁开眼睛。克里姆特使用真正的金箔来作画,使披在情侣身上的金色大袍华丽而炫目,场面温馨而感人。克里姆特在那几年喜用金色颜料已经金箔来作画,故在克里姆特的绘画史上被称作“黄金时期”。

克里姆特是他的故乡维也纳的骄傲。凡去过维也纳的游客都知道,维也纳有句人人皆知的口号:“Don't leave Vienna without a Kiss!” 这里有个双关的含义:如果你到了维也纳,一定要好好地享受一下这座城市的艺术氛围,一定要到Belvedere Palace去看看克里姆特的《吻》。这幅《吻》如今已成为维也纳永恒的名片。



《睡女素描两幅》,克里姆特作。

克里姆特的作品总带一些色情成分,这也是这位画家常受到争议的地方。诚言,纵观西方绘画史,画布上的女人比男人多,因为女人比男人好看。而不穿衣的的又比穿衣的好看。克里姆特自己说:“我没有自画像,因为我没什么好看的。我更有兴趣画别人,尤其是女人。”这也难怪,兴趣使然,克里姆特本人有至少十四位子女。


《达娜依》,克里姆特作,1907年。

“Danaë ”这幅画体现了克里姆特所有最显著的特点:色情、变形、古典素材、象征主义以及现代装饰性。

先得说是达娜依是怎么回事。在希腊神话中,阿尔戈斯王听说他将来会被他的女儿所生下的儿子杀死,很是害怕。为了免于女儿达娜依怀孕生子,就把她锁在一个铜塔里与世隔绝。宙斯前来化作金雨与达娜依约会,也就是在她头上潵了泡尿(故后有“golden shower”之说)。宙斯的“甘霖”竟使达娜依受孕,随后生子帕耳修斯,也就是手刃丑妖女美杜萨的那位。帕耳修斯喜欢扔铁饼来显摆自己的肌肉(奥利匹克雕塑中也有这位扔铁饼的形象)。有一次他大膀子一甩,居然梆当一下砸死了外祖父,竟一语成谶。说来还是宙斯的“金雨”种下的祸根。

有趣的是,克里姆特的这幅画中,一反希腊神话里达娜依被动地接受“金雨”和意外受孕的传统说法,让她张开双腿主动地迎接甘霖,而且闭着双眼一脸十分受用的模样。达娜依求爱若渴,正在做着一场wet dream,享受着肉体的愉悦。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体现在不仅要拥有超群的表现技巧,而且还要有独特的构思。

克里姆特不但是象征主义大师,还创建了维也纳分离派(Vienna Secession),将一批求新的画家、工艺家和建筑家聚于麾下。该流派反对当时相对保守的维也纳学院派,并与之决裂切割,故称“Secession”。克里姆特死于肆虐全欧洲的1918年西班牙流感。


《情侣拥抱》,席勒作,1917年。

另一位令维也纳自豪的画家是埃贡·希勒(Egon Schiele,1890–1918)。他与克里姆特惺惺相惜,有很多共同之处。二人都是维也纳分离派的主将,画作都热衷于创新、变形、装饰性与色情。希勒比克里姆特更有过之而无不及。二人则又一个最大的不同,就是克里姆特没有自画像,而希勒几乎一半作品都是在画自己。另一半是画裸女,其中相当一部分不是裸女独自玉体横陈,就是像这幅“Pair Embracing” 这样男与女或女与女相拥而卧。大概希勒觉得人物的睡眠状态,或俯或卧,或屈或伸,最能表现肢体的各种不同的状态,使希勒超强的线条功夫得意充分发挥。


《写生》,希勒作。


《金发卧女》,希勒作。

希勒不像克里姆特以主题作画,作品大都像信手拈来的随意素描。但线条夸张有力,简洁明快。常常有意把人物变形得很丑,但也十分耐看。


《二友》,希勒作。


《有白色边缘的女人体》,希勒作。

希勒少年天份,十六岁时被享誉盛名的维也纳艺术学院录取。要知道这所学院曾两次拒绝青年希特勒的入学申请。加入当年希特勒被录取,也许世上又多了一位画家,少了一位政治家,恐怕整个人类现代史都将改写。


《死去的少女》,希勒作,1910年。

香消玉损的少女是永远的睡美人。不幸的是,希勒自己也英年早逝,和克里姆特一样未能躲过1918年西班牙流感那场欧洲浩劫。克里姆特好歹还活了五十多岁,而希勒只活到二十六岁。不然不知他还会给世界留下多少不同凡响的作品。


《睡女》,雷诺阿作,1897年。

和克里姆特与希勒一样喜欢画女人的是法国印象派大师雷诺阿(Pierre-Auguste Renoir,1841–1919)。这位十九世纪画坛的重磅级人物大家都很熟悉,他的画风与前二位截然不同,少了他们的纵欲与任性,多了传统的审美趣味。雷诺阿的这幅“Sleeping Woman”风格与他的其他作品略有不同。虽然还是同一个红润脸蛋,为了表现出女孩安详的睡姿和安静的气氛,画家的笔触比以往更细腻精致。


《卧姿裸女》,雷诺阿作,1882年。

雷诺阿画作中的女孩们都是整天嬉戏于水中林间的快乐精灵。画她们安静入睡的作品似乎只能找到这两幅。


《玫瑰亭》,伯恩琼斯作,1889年。

英国画家伯恩琼斯(Edward Coley Burne-Jones, 1833–189 是钱拉斐尔画派(Pre-Raphaelites)后期的主将之一。他在1885年至1890年之间绘制了一组以玫瑰园为出题的作品。这幅“Rose Bower”是其中之一。画的是格林童话中的“Sleeping Beauty”。公主一睡就是百年,身边的玫瑰多少回花开花落,等待着王子的吻把公主唤醒。”睡美人“的典故由此而来。


《入睡的圣女贞德》,乔伊作,1895年。

我们讲了那么多神话传说,爱尔兰画家乔伊(George William Joy,1844–1925)的这幅“Joan of Arc Sleeping”所描绘的可是真实的历史人物。圣女贞德在百年战争中率领法国军队反抗英国入侵,最后被俘,被控为女巫而烧死在火刑柱上。死时还不到十九岁。乔伊喜爱历史和宗教题材,在这幅画中鏖战四方的圣女贞德全身披甲,倦倒在野地里。女伴眼神充满怜爱地把她的双脚放在胸前,希望给她一丝温暖。


《扇子》,摩尔作,1875年。

英国画家摩尔(Albert Joseph Moore,1841–1893)最擅长绘制在奢华颓废的古典背景下慵懒的贵族女性的形象。这幅”Fan“就是一个代表作品。从画面中的的扇子、花瓶和地毯的式样等可以看到十九世纪末西方上流社会的东方风。


《夏夜》,摩尔作,1890年。

摩尔的”A Summer Night"使我想起了李清照的名句:“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


《夏日》,雷诺斯-斯蒂芬斯作,1891年。

美国出生的英国画家雷诺斯-斯蒂芬斯(William Reynolds-Stephens,1862-1943) 的这幅“Summer”和上面两幅摩尔的作品类似。复制品也很畅销。


《疲倦的一天之后》,道宁作,1902年

英国画家道宁(Delapoer DOWNING,1853–1926)善于创作年画式、插图式的有故事情节的作品,描绘平民百姓的生活场景。这幅”The End of a Weary Day“就是表现一位吉普赛女郎在表演歌舞一天之后,累得就在原地入睡。她的乐器也随便仍在地上。


《小憩》,布里奇曼作,1878年。

美国画家布里奇曼(Frederick Arthur Bridgman,1847-1928)的这幅“The Siesta”的构图与道宁的上一幅近似,但更明显地带有中东风格。布里奇曼在欧洲接受完整的绘画训练,多次游历北非地区,画作以东方题材著称,他的绝大多数作品都是表现尼罗河流域日常生活的场景。东方主义(Orientalism)十九世纪下半叶在欧洲大为流行。当西方厌倦了自己的传统题材之后,东方的异国情调吹来了一股清风。东方主义也成为Fin de Siècle的一个重要元素。当时所谓的“东方”主要是指近东地区,再加上日本。当时日本的漆器进口到欧洲,用旧报纸包装。这些报纸上的浮世绘风格的日本画令西方颇感新奇。当时的重要画家都受到日本绘画的影响。


《深闺美女》,布里奇曼作,1878年。

在阅读十九世纪欧洲艺术史时,会碰到一个法文词,“odalisque”。这个词出自土耳其语,原意是chambermaid,我们权且译成”宫女“,原指奥特曼大公的深宫(harem)里的妃子。odalisque风格的绘画就是以在中东色彩和装饰的背景之下慵懒的宫女为主题。法国画家安格尔(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1780–1867)著名的《大宫女》原名就是“Grande Odalisque” 。当介绍odalisque时,布里奇曼的这幅“Harem Beauty”也常用被引用。


《卧姿美女》,罗赫格罗斯作。

法国画家罗赫格罗斯(Georges Antoine Rochegrosse,1859-1938)的这幅“Reclining Beauty”也是典型的odalisque。


《梦》,梅瓦特作。

波兰画家梅瓦特(Paul Merwart, 1855-1902)的这幅“The Dream” 具有更遥远的异国情调 - 非洲。画家把玉体横陈毫无设防的睡美人画得十分优雅。白色的躯体与黑人男仆相形对照。梅瓦特早年在维也纳、慕尼黑和巴黎接受美术教育,毕业后入籍法国。后来担任外派官员多年在非洲多个法属殖民地任职。1902年,梅瓦特被派到位于东加勒比海的法属小岛马提尼克(Martinique)考察岛上贝雷山(Mount Pelée)的火山活动,绘制火山图景(当时的摄影技术尚不发达)。结果火山突然大爆发,梅瓦特与当地三万人一起遇难。为了纪念这位出色的画家和为公捐躯的官员,在巴黎郊外的枫丹白露森林(Forest of Fontainebleau)立有他的纪念牌匾。梅瓦特生前曾喜欢在那里作画。


《熟睡的公主》,麦克唐纳作,1896年。

最后向大家介绍苏格兰女画家麦克唐纳(Frances MacDonald,1873-1921)两幅极优美的“The Sleeping Princess”。立姿的睡美人装饰感极强,十分优美可爱。法兰西斯·麦克唐纳和姐姐玛格丽特·麦克唐纳嫁给了两位苏格兰画家,组成了“格拉斯哥四人帮”(the Glasgow Four)。他们四人画风相似,都热衷于图案装帧、花布设计、书籍插图,讲究精致构图以及象征意境,被称为“the Glasgow Style”。


《熟睡的公主》,麦克唐纳作,1909年。

继第一幅“The Sleeping Princess”之后十几年,法兰西斯·麦克唐纳又画了第二幅,增加了婴儿的形象,比第一幅更耐看。法兰西斯似乎不及姐姐玛格丽特有名,原因之一是法兰西斯较早地离开了格拉斯哥,另一个原因是在她去世之后她的丈夫销毁了她的大部分作品。

睡美人的话题还有很多可谈,但篇幅有限,忍痛割爱,就此打住。下一期我们讲讲《被缚的女人》。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347-828-6333 冠艺建筑设计公司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锈笔生花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