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锈笔生花
走过不少塞纳河上风格各异的桥,但最想走的那一座却没有走到。实在是此次巴黎之行的一大遗憾。所以相机里没有米哈波桥(Le Pont Mirabeau)的照片,下面这张图片是网上下载的。



看到这座桥的照片,惊叹它是塞纳河上最漂亮的桥之一。我临来巴黎之前就计划着来桥上“把栏杆拍遍”,结果发现它在塞纳河最西边,远离其他景区。两次乘游船也是只到艾佛尔铁塔就不再往西走。所以这次没能单独抽出时间去看这座桥。下次再来巴黎,一定要补上。

我对米哈波桥情有独钟,是因为喜欢一首法国名诗《米哈波桥》(Le Pont Mirabeau)。诗句被刻在米哈波桥的桥头。第一段是这样写的:

Sous le pont Mirabeau coule la Seine
Et nos amours
Faut-il qu’il m’en souvienne
La joie venait toujours après la peine

密拉波桥下赛纳水长流
柔情蜜意
寸心还应忆否
多少欢乐事总在悲哀后

我见过七八种中文译本,感觉还是上面这个最早的戴望舒译本为最佳,毕竟是大诗人。

这首诗的作者叫阿波利奈尔(Guillaume Apollinaire),与大画家毕加索是发小。有一天毕加索对阿波利奈尔说:嘿,哥们儿,我给你找了个未婚妻。于是毕加索1908年把女画家罗兰姗(Marie Laurencin)介绍给阿波利奈尔。男诗人与女画家天雷勾地火,上演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在他们交往的几年间,阿波利奈尔不断写情诗给罗兰姗(我在下面还要提到罗兰姗和她的画)。这些优美的情诗以《米哈波桥》最为著名,至今还在法国的语文课本里被选用,如同在中国“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那样在法国家喻户晓。


塞纳河上最引人注目的当数亚历山大三世桥。


亚历山大三世桥是十九世纪建筑工程的一大杰作。它以俄国沙皇命名,为纪念他在建桥四年前的1982年与法国建立法俄同盟。


桥头就是大皇宫,更使豪华盛装的亚历山大三世桥大放异彩。


从新桥(Pont Neuf)去巴黎圣母院的小岛。


阿尔玛桥(Pont de l'Alma)最质朴无华,但在桥头有仿制纽约自由女神的火炬。当年戴安娜王妃就是在火炬下面的隧道里因车祸丧生。此后这里就变成追悼戴安娜的纪念地。我们特意专程到这里来,因为那天,8月31日,是戴安娜王妃去世21周年。我们在火炬前献花,寄托哀思。


吉美艺术馆(Musée national des Arts asiatiques-Guimet)是卢浮宫的一个延伸,专藏东方艺术瑰宝。


青花瓷。


西周晚期的梁其钟。




这个大型象牙雕刻很耐看。拿破仑成为法兰西共和国第一执政之后,嘉庆皇帝送给拿破仑夫人约瑟芬一批礼物,包括这件象牙的中国楼阁模型。不料中途被英国战舰拦截,运往英国。后来法国多次请求,英国还是迟迟不肯归还。后来这件文物何时如何到达法国的,已无证可考。但可以确定的是这是嘉庆皇帝送给拿破仑的赠礼。


蓬皮杜艺术中心(Centre Georges-Pompidou)专藏现代艺术。我们在参观完卢浮宫、奥赛、吉美之后,蓬皮杜是艺术史的最后一个板块。


蓬皮杜中心的建筑就非常有现代感。


在蓬皮杜首先注意的是毕加索等几位现代艺术的先驱的作品。这些是毕加索蓝色时期的画作。


很遗憾没有见到马蒂斯的名作《草地上的舞蹈》。据说常年在外,被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借去展览。


西方艺术到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已经登峰造极,当地艺术家们想出各种别出心裁的点子来另辟蹊径。


东京宫(Palais de Tokyo)也是收藏现代艺术的地方。入口处设计成家居的模样,很有趣。这里不接受博物馆通票,有些特别。


广告牌上宣布卢森堡展览馆于九月十二日举办捷克画家阿方斯·穆查(Alphonse Mucha)的作品展,可惜我们等不到九月十二日就要离开巴黎了。穆查是我很喜爱的一位艺术家。我曾写过一个《世纪末的女人》系列,介绍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西方绘画,其中第一篇《会飞的女人》第一个介绍的画家就是穆查。我的一位朋友知道我喜欢穆查,在布达佩斯参观穆查纪念馆时特意为我购买了穆查作品的书签。


探索宫(Palais de la Découverte)有很多孩子们互动的节目。这个相当于科教中心的地方也是古色古香,富丽堂皇。只有巴黎才能如此。


这就是巴黎住宅楼的模样,何等的优雅精致。住户在这里进进出出,都成了艺术家。难怪巴黎城里见不到一幢现代建筑。


巴黎的灯柱都艺术得不要不要的。


协和广场。




圣雅各塔下面有个很幽静的小花园。


又是一个僻静所在,有位老人在林子里打太极拳。我们路过时向他伸大拇指。


圣日耳曼奥塞尔教堂(Saint-Germain-l'Auxerrois )在卢浮宫旁边,被称为卢浮宫的教堂。






协和广场旁边的桔园美术馆(Musée de l'Orangerie )我们跑了两趟才满足心愿。第一天紧赶慢赶地到那里,马上就要闭馆,谢绝观众再进去了。只好第二天再去。


不用说,来桔园就是要看莫奈的《睡莲》的。




莫奈是最彻底的印象派。看这幅小画有多美。


桔园有不少雷诺阿的作品。雷诺阿喜欢丰满圆润、脸蛋红扑扑的女孩子。我曾在《说臀》一文中对雷诺阿和德加画作中的少女形象进行比较(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38115/201611/1500237.html)。


在桔园惊喜地发现有我特别喜欢的两位画家的单独展厅。一位是我在上面提到的玛丽·罗兰姗(Marie Laurencin)- 一位最纯粹的巴黎女人、最纯粹的艺术家。我曾写专文介绍她(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38115/201612/1619609.html)。


这是罗兰姗为著名服装设计师香奈儿(Coco Chanel)画的肖像。出身于孤儿院靠自己奋斗叱咤巴黎时尚界的女强人,香奈儿看到罗兰姗为她制作的肖像之后大失所望 - 画中的自己居然是这样慵懒柔弱不堪的样子。于是她以“画的不是本人”为由拒绝接受。而罗兰姗则坚持不再为她重画。尽管有那样一场“退货”风波,香奈儿与罗兰姗仍然保持着私交,各自都对对方的作品有明显的影响。香奈儿设计的服饰、帽子、围巾等不断出现在罗兰姗的画作中,而罗兰姗斑斓梦幻的色彩也给了香奈儿服装设计的灵感。两个女人都是唯美主义者。美,是她们唯一的生活态度和武器。二战时期,德军占领法国。二人都不愿离开巴黎,选择默默忍受。而香奈儿更是与德国人委身周旋。战后香奈儿被指控通敌,与德国军官鬼混在一起。香奈儿在法庭上说:“我跟男人上床是不看他们的护照的。”有兴趣进一步了解罗兰姗,就请看我的《俏也不争春 - 美的化身罗兰姗》。


在桔园见到的另一位“老熟人”是亨利·卢梭(Henri Julien Félix Rousseau)。我曾写过一篇《童心永远的素人画家卢梭》(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38115/201705/19793.html)介绍这位不太闻名但颇有影响力的法国画家。别看他的画古朴稚拙,似乎毫无画技可言,毕加索却对他十分欣赏,还自己如获至宝地收藏卢梭的画作。中国文学家张爱玲也很早就注意到这位画家,在一篇散文中详细描述卢梭的一幅作品。可见英雄所见略同。


巴黎圣母院,是每位游客非去不可的地方。














登圣母院的钟楼需要排长队。第一天去晚了,早已预约一空。只好第二天一大早赶去排队,又赶上一个大晴天,终于在我们的巴黎最后一日实现了登上圣母院的愿望。


一般的教堂都是不允许游客登上钟楼的。多亏雨果的小说,我们如今才能伸手触摸到大钟,仿佛触摸到历史。

岁月悠悠,驼背敲钟人今何在?






由于圣母院在塞纳河上的小岛上,居高临下俯瞰塞纳河和周围十分热闹的街区,感觉比在艾佛尔铁塔上看到的景色更精彩。




西往艾佛尔铁塔


北边远处高坡上可以看到圣心大教堂。




南望拉丁区。我们中国城吃过午饭。




在巴黎最后一天我们的酒店在圣拉扎尔车站(Gare Saint-Lazare)附近。


我们惊讶地发现这一带非常热闹,街上人乌央乌央地。




著名的老佛爷店就在附近,街上也能看到手提购物袋的亚洲游客。但我们没有抽出时间去逛一逛,太座对购物也兴趣不大。


傍晚时分再看塞纳河最后一眼。再见,巴黎!我们还会再来的。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347-828-6333 冠艺建筑设计公司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锈笔生花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