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轶事百家杂谈杂论闲侃博客精选健康美食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百家杂谈
来源:网络转载

2月10日在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疾控中心主任医师表示,北京目前共发生73起群聚感染案例,其中66起属于家庭群聚感染,占90%左右。家庭聚集性疫情涉及197例确诊患者,这代表居家隔离观察未落实,导致疫情再扩大。

2月11日下午,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新冠肺炎防疫中农村疫情防控有关情况。

有记者提问,个别省份报告了聚集性疫情情况,从全国来看现在情况如何?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称,聚集性疫情是指在一个相对有效单位里面出现了两个以上的病例,“我们对全国近千起的聚集性疫情进行了分析,其中83%是以家庭为单位,还有常见的聚集性场所,有医疗机构、学校,商场、工厂、企业等单位”。

聚集性疫情有什么特点?吴尊友解释,聚集性的疫情发生,涉及病人年龄从婴幼儿到老人,范围比较广,一代病人占32%,二代病人占64%,也有个别的出现三代甚至四代。

聚集性病例是怎么发生的?吴尊友认为,主要是首例病人有在湖北或者武汉居住、生活、旅游的历史。首例病人发生以后,由于家庭的生活接触或者照顾病人,或者由于聚餐,引发了二代的传播。三代、四代病例是怎么发生的?主要是第一代病例临床特征不明显,在和他接触的生活、日常照顾当中,防范意识不强所引发的。

上个星期六,我住在外面的女儿到我们家吃晚餐,她患了感冒,她在我们家和我太太就吃了一顿晚餐,仅仅呆了3个小时左右就回了她自己的家。过了两天我太太就感冒了,症状与我女儿一样,我估计与她们一起吃饭可能有关系。上个星期二之后,我与太太吃饭就严格多了,碗筷分开,后来她吃了三天药,感冒就好了,也没有传染到我。

根据这两个新闻及我个人的体会,我认为中国的合餐制对这次武汉肺炎病毒的传染蔓延有很大的影响。特别是广大农村地区,一大家子在一个桌子上一起吃饭,每个人的筷子在同一碗菜上来回夹,筷子上有人的唾沫,很容易传播病毒。武汉肺炎病毒很狡猾,隐藏性很强,病人没有症状也能传播人,如果家里有人有湖北或者武汉居住、生活、旅游的历史,吃饭时不注意,还是老习惯一起合餐吃,那就很危险。

在目前中国武汉肺炎病毒疯狂传染流行期间,应该引导国民特别是广大农民弟兄改变饮食习惯,如果不能分餐,至少要使用公筷,一家人使用同一个筷子夹菜到各人的碗中,每个人使用自己的筷子吃饭。

愿武汉肺炎疫情早日控制住,中国人民早日过上平安幸福的生活。

以下讲述中国分餐及合餐的历史渊源来自于中国“知乎”网站,感谢原作者的辛勤奉献。

准确地讲,分餐制一直到民国都没有从中国社会中彻底消失,而合餐制也并非晚近时期的新事物。 早在周代,分餐制就已经在贵族阶层中广泛存在。但和西方的餐桌文化相比,“中式分餐制”和“西式分餐制”诞生的缘由却截然不同。 西式分餐制直至文艺复兴末期才开始于欧洲大行其道,它的流行一方面是出于饮食卫生需要,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强调个体的独立性。 而中式分餐制是周礼产物,周礼对王、侯、士大夫的行走坐卧、衣着饮食都有明确规定,要求严格加以区分。例如,《礼记·礼器》中即有载:“天子之豆二十有六,诸公十有六,诸侯十有二,上大夫八,下大夫六。”意味着中国古人实行分餐制的目的,是为了强调地位尊卑。

不过,相较于“击钟列鼎而食”的贵族,底层庶民就不太可能有机会分餐而食了。由于个体食量存在差异,分餐制又需要更多餐具,因此在物质贫乏的古代社会,“分餐”显然是一种奢侈的用餐方式。即使是世界上的其他文明,上下阶层普遍实行分餐制也都是近代以来才开始出现的。 唐宋以前,虽然因缺乏平民生活的历史记录,我们已很难详细了解底层社会的生活状态。但在蛛丝马迹中,仍可发现“合餐”存在的证据。譬如, 汉代焦赣的《易林·睽之姤》中有载:“二人同室,兄弟合食,和乐相好,各得所欲。” 真问真答:中国人为什么从分餐变成了合餐|大象公会 汉代的茶饮饮茶图 但合餐有失体面,是可能被人挖苦的行为,又尝与人共饭素盘草舍中,见一妪将两小儿过,并着青衣,嘲之曰:‘青羊引双羔。’妇人曰:‘两猪共一槽。’道真无语以对。” 目前关于中式分餐制没落的原因,主要分两种解释。一种认为是引入“胡床”、“胡凳”等高脚家具所致,另一种认为是鲜卑、蒙古等蛮族文化影响的结果。 然而,这两种解释都存在明显的漏洞。首先,西方社会使用高脚家具的历史比中国更加悠久,但西式分餐制反而流行于合餐制之后。其次,前文已述,唐宋以前本来就存在合餐制,和后来的差别仅在于流行程度。

事实上,贵族门阀的兴衰,与“餐制分合”之间的关系更为密切。唐宋之交,正是中国由门阀士大夫社会,转向科举士大夫社会的关键时刻。 《宋徽宗十八学士图》局部 与痴迷于繁文缛节的门阀不同,借由科举制登堂入室的新官僚往往出身于家族习俗庸简的庶族地主。他们心中当然也有等级观念,但在生活方式上却远不及士族地主精致挑剔。门阀的衰微,势必伴随着上流社会固有饮食文化的没落,以及底层饮食文化的“上移”。 另外,分餐制作为一种便于突出长幼尊卑的用餐方式,在中国也从未完全消失。且不论唐宋之后皇帝的用餐礼仪仍使用分餐制,即使是民间,“吃小灶”的现象也还有零星存在。总而论之,排除卫生方面的考量,合餐制更有利于提高资源的利用效率。现代分餐制的流行,实乃是物质的极大丰富,让我们具备了追求健康生活和个人空间的资本。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347-828-6333 翔德註冊會計公司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百家杂谈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