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文章发表人是: 鼹鼠
论坛首页 » 个人资料 鼹鼠 » 文章发表人是 鼹鼠
发表人 内容
本文版权属大地360和作者“鼹鼠”,如要转载,需注明作者及出处,并保留链接。

纵横天下(二)

鄯善王宫内灯火辉煌。

鄯善王大摆酒宴为匈奴特使者乌赖带,副使必离支送行。

晶莹剃透的琉璃杯,殷红如血的葡萄美酒,冠绝西域的龟兹乐舞,无不令人目醉神迷。

乌赖带站起身举起酒杯面向鄯善王:“感谢大王的盛情款待,谨以此酒祝愿我大匈奴与鄯善永为兄弟之邦,共进共退荣辱与共!”。

鄯善王举起酒杯哈哈一笑:“说的好,说的好。来,我们满饮此杯”。

乌赖带见鄯善王并不肯做正面回答,心中暗恨。但仍假做欢颜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乌赖带放下酒杯朝必离支使个眼色。

必离支霍然站起:“大王打算怎样对付那些汉廷的使者?”

鄯善王:“两位特使这几天不是都看见了吗?我已将他们挡在宫外,不予接见。特使稍安勿躁,用不了几天那些汉廷的使节就会知难而退。”

必离支:“大王本是名震我们西域的勇士,怎可做此妇人之仁。如果让他们轻易离去,岂不是放虎归山?大王要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此事尽可交给我们兄弟去办,必教他那区区三十几个人命归黄泉”。

必离支说完与乌赖带一齐瞪着鄯善王。

鄯善国右将军长身而起:“贵使此言差矣。我们大王当然是勇冠天下,但我们大王更是智深如海。如今大汉在西域北线陈雄兵数十万,一路势如破竹,无人能挡。既便以贵国之强,也只能远避其兵锋,以待后图,况我小小鄯善国;其次,班超是汉廷的使者,即便两国交兵也不斩来使;再有,如果我们此时崭杀汉使,激起两方交战,恐怕也有违贵国大单于与大国师的初衷吧?”。

必离支一时竟无言以对。

乌赖带一看硬来不行,起身喝道:“必离支你岂能对大王如此无礼,还不退下”

必离支闻言赶紧施礼退下。

乌赖带仍不死心:“右将军所言极是,以目前的形式确实不宜开战,可如果就这样放班超他们回去,岂不太长他人威风。不如待他们离开鄯善后,我们再率兵截杀,即使不能杀了班超他们,也要让他们不敢踏入我西域半步”。

鄯善王:“只要汉廷使者离开我鄯善,贵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就轮不到我鄯善王来管了”。

乌赖带:“好。只要有大王这句话,我必教汉使有去无回!”。

城外匈奴使者营地不远处一座沙丘的背后,班朝与田虑等人已悄悄埋伏在那里。

田虑不停的的把刀抽出又插回刀鞘内。

甘英看见一笑:“我看田虑是等不及了”。

田虑:“那里是我等不及了,只是我的刀有些不奈烦了”。

班超嘴里含着一根草棍翘着腿悠闲的躺在沙丘上看着两人打嘴丈。突然,班超一跃而起,返身跪在地上,凝神细听,而田虑甘英早已抽出刀紧紧贴在沙丘上,屏息以待。远处,黑暗中一个人影正快速朝沙丘奔来。

田虑待看清来人后,急步抢出低声喝问:“来了吗?”

说话间来人已来到沙丘,正是出去打探消息的勒虑。

勒虑快步走到班超身前:“匈奴人已经回来了。”话音刚落,远处就传来一阵马蹄声,在这空寂的旷野格外清楚刺耳。

班超等人伏在沙丘后悄悄探出头向远处张望,一队骑兵打着火把由远而近,转眼就由沙丘前朝匈奴人的营地奔去。

班超,勒虑,甘英,田虑四人走下沙丘,众人围拢到他们身边。班超环顾众人,抬手抽出长刀低声喝道:“我等生死荣辱既决于此,望诸位竭尽所能奋勇杀贼立功绝域”。众人尽皆抽出长刀轰然应诺:“愿效死命”班超一转身面对勒虑,甘英:“你二人速带人前往匈奴营寨门口两旁埋伏,只待火势一起就高声呼喝,先用弓弩射杀,待他们混乱后再冲进掩杀,尽量不要放走一人”。

勒虑,甘英同声应诺。班超与田虑一转身飞身上马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黑暗的旷野中。勒虑,甘英也带领众人悄悄朝匈奴营寨门口摸去。

匈奴营寨背后。

班超与田虑几乎没费什么事就摸进了匈奴人的营地,因为是夜参加宴会回来的匈奴人都已大醉,仅有的几个未去酒宴此时也乘机躲在营帐中喝酒驱寒。班超与田虑看好风向后将事先准备好的火油悄悄泼到匈奴人的营帐上,两人迅速将火点燃。说时迟那是快,火借风势风借火威,转眼间,整个匈奴人的营地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本文版权属大地360和作者“鼹鼠”,如要转载,需注明作者及出处,并保留链接。

(三十年前)

洛阳城外。
准备出征的大军排列整齐,刀剑寒光闪闪,旌旗烈烈飞扬。满朝大臣分列两旁。
大汉天子缓步走到军前:“人来”。身后一人双手捧着托盘趋步前来。站到天子身侧,躬身双手将托盘举过头顶。
汉天子从托盘中拿起铜钺高声大喝:“西征统帅车骑将军何在?”
车骑将军快步上前,躬身施礼:“臣在”。
天子亲自将铜钺交与将军:“从此上至天,将军制之!”
车骑将军双手举过头接下铜钺,高声回答:“国不可从外理,军不可从中御!”
天子:“酒来”身后早有伺者将装着酒杯托盘双手捧来。
天子举起酒杯:“祝将军旗开得胜,马到功成”
车骑将军将铜钺交与身后的班超,双手接过酒杯:“臣必当效命沙场,献俘京师!”说罢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随既躬身一礼:“臣告辞了”。后退三步,一转身从卑将手中接过铜钺翻身上马,将铜钺高举过头,一声大喝:“出发”。霎时间是旌旗翻滚,蹄声如雷。
西征大军一路如虎入羊群,势如破竹大获全胜,匈奴更是望风远遁。
班超每战身先士卒屡立战功,深得车骑将军信任。为巩固胜利平通汉道,车骑将军委派班超率其手下亲兵三十六人前往西域,招抚鄯善,疏勒等国。
鄯善国王宫的大殿中,正在举行迎接大汉使臣班超等人的盛宴,席间,鄯善王表示愿意归附大汉,宾主间是尽欢而散。
数天后,班超发现鄯善王却有意无意间开始疏远自己,班超想要求见鄯善王,却被挡在了宫门外,然而无意间却发现了有匈奴使者的随从抬着礼物进宫。
班超赶回住处,立刻召集甘英,田虑,勒虑等人商量。
众人均感可疑,事态严重,认为如不采取果断措施,很可能会身陷险境。但又苦于没有证据,万一怀疑错了,岂不是使出使的第一站就无功而返,甚至平白树立一个强敌。
正在犹豫不决间,平日里侍奉他们的胡人进来参茶倒水,班超灵机一动,故作轻松无意的问道:“匈奴使者来咱们鄯善这么多天了,现在还在吗?大王不是跟我说他们就要走了吗?”
那胡人顺口回答道:“大人说的是,我们大王今晚就要设宴为他们送行,大人不去吗?”
班超端起茶杯,微闭双眼把茶杯端在鼻间微微地来回晃动,然后轻轻抿了一口:“好茶,好茶。你们大王送匈奴使者,我们去了岂不是不太方便?”
“是,是,是。大人说的是。”那胡人似乎也觉得说漏了嘴,生怕班超再问什么,赶紧退了出去。
班超见胡人出去了,向田虑使个眼色,田虑立刻站起来边走边故意大声说道:“这屋里太热了,我到门外敞会风去。”说完走出房门坐在廊下,四下张望。
班超等赶紧在屋内秘密商议对策。
当晚,班超所住的大堂内灯火通明,班超召集跟随自己来的三十六人饮酒做乐。

在众人酒酣耳热之际,班超却在一边故做怨苦地喝闷酒,一边向勒虑使了个眼色,勒虑站起来故意大声说道:“大人,我们兄弟这般高兴,为何大人却一直在摇头叹息,莫非有什么事吗?”
众人都停下喝酒望着班超。
班超仰头喝了一口酒,长长叹息一声,田虑乘机追问“大人,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吧!”
班超扫视众人一眼道:“诸位跟随我班超出使这万里荒漠,一,无非是想要立功绝域以求封妻荫子。二是看得起我班超。可是,我却不得不告诉大家,匈奴的使者也已来了好几天了,已经同鄯善王达成了协议,要将我们交给匈奴人处置。”班超故意停顿了一下,用眼望着众人。
甘英站起来问道:“那司马大人做何打算呢?”众人同时望向班超。
班超故意叹了口气:“我劝诸位还是赶紧逃命去吧。不然若是落在匈奴人手中,恐怕会落个抛尸荒野的下场。你我虽是同林鸟,大难来时还是各自飞吧!”
甘英冷哼道:“大人说的容易,这茫茫戈壁往那跑?再说了,我们本就人单势孤,若是各自奔逃,只怕死得更快,大家抱成一团,拼死一博,或许尚有几许胜算。”
众人一时议论纷纷。
班超向田虑使个眼色,田虑拔剑奋身而起。这田虑虽看似清秀文俊,但众人均深知其勇武过人,数人不能敌。
此时田虑振臂呼道:“我等既已身在绝域,与其在这坐以待毙,不如拼他个鱼死网破。男儿功名马上取,置之死地而后生。我等既追随司马大人出使这绝域,即便马革裹尸也必定誓死相随。”
勒虑也站起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此时正是我等立功的大好机会。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众人一听,热血沸腾,轰然应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等愿誓死跟随司马大人。”
班超见群情激越,拍案而起,大喝道:“好!大丈夫生不得五鼎食,死亦不怕五鼎烹。果然不愧是我大汉的男儿本色。”
众人齐声道:“请司马大人下令!”
班超扫视众人一眼,喝道:“甘英。”
“在”甘英挺身而出。
“命你于今夜三更率十人持鼓藏于匈奴人营帐之后,见火起为号,鸣鼓大呼。”
“诺”甘英躬身领命。
“勒虑。”
“在”勒虑挺身而出。
“命你于今夜三更率余下人等持兵弩埋伏于匈奴营门两侧,见火起为号,随即冲入攻杀!”
“诺”
“田虑。”
“在”田虑挺身而出。
“命你今夜三更随我潜入匈奴营帐顺风纵火!”
“诺”
班超端起酒碗,众人也都端起酒碗:“生死存亡在此一战。忘诸位竭尽所能,血战到底!”
“血战到底!”众人齐声高喝,将酒一饮而尽。
三十七只酒碗一齐摔落大堂。

本文版权属大地360和作者“鼹鼠”,如要转载,需注明作者及出处,并保留链接。

玉门关外,西风古道。
一辆马车疾驶而来,马车旁有几骑紧紧相随。
眨眼见,马车已由远而近。
车内传出一声略显苍老低沉却极其威严的声音:“玉门关到了吧?”
车旁马上的骑士立刻应声道:“是。”
“停一停。”这苍老的声音刚一落,车夫一勒马缰绳,两匹拉车的健马竟人立而起,一声长撕……
疾驶的马车应声停止。
马上的骑士早已是翻身下马,虽只是几个简单的动作,却是做的整齐干脆,一看便知是久经沙场的骁勇之士。
车夫早已将车镫放好,将车帘挑开,伸出手去欲将车内之人扶出。
“田虑,我老的连马车都下不了了吗?”随着声音一个布袍老者从车内走出。
“那里,君侯若是要上马杀敌,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也不过如探囊取物般容易,只是这下车还是当心些好!
那被称做君侯的老者望了望田虑,不禁莞尔,点头轻声道:“对,还是当心些好!”说话间,那叫田虑的车夫已将君候由车上扶了下来。
君侯抬头望了望不远处的雄关,一回身,望着万里戈壁,不禁感慨万端。
田虑与那几个骑士只是默默地陪在君侯的身后,望着君侯象标枪一般挺立在漫天的黄沙西风中的的身形。
象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田虑走上前轻声道:“君侯,前面有一小茶肆,要不要去歇息歇息?”
君侯似乎根本没听见,仍旧痴痴的望着茫茫戈壁,又似乎过了很久,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轻轻道:“是该歇息歇息了!”
那个所谓的茶肆也就是个席蓬,几张矮几,矮几已略显残破,虽是简陋,但到也干净,清爽。一个老翁靠坐在矮几边似乎已睡着,只是他身边的小茶炉还在冒着热气。
在这漫天的黄沙戈壁中,这简陋的小茶肆却显得特别地安静,甚至带有几分温暖的诱惑!
君侯,田虑等人悄然走入茶肆。
君侯与田虑在一方矮几前坐下,随行的几名骑士站立身后,而那卖茶的老翁似乎真的睡着了,对此竟浑然不觉,君侯与田虑看着酣睡的老翁,不禁相视一笑。
身后的一名骑士快步走到老翁身前,躬身唤道:“老丈,老丈,有茶客来了!”
那刚才似乎还在酣睡的老翁突然间睁开了双眼,他看也不看身前的骑士,两眼直视君侯,霍然长身而起,顺手提起了炉边的小壶:“老夫一时贪睡,怠慢了客官,只是我这里却没有茶,烈酒倒是有一壶,只是不知道这位客官可肯陪老夫喝上几杯?”
那卖茶的老翁边说边走到了君侯坐的矮几旁,目光如刀锋般锐利的逼视着君侯,那君侯也直视着这老翁,那目光仿佛能看到他心里去一般。
田虑此时早已起身站在了君侯身边。
这两个老人就象野兽般紧紧地逼视着对方,刚才还充满了宁静,温暖的小茶肆,忽然间充满肃杀气氛,时间仿佛都停止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仿佛一阵春风划过冰封的的湖面,两个人的目光慢慢变得平和而温暖,笑意在两张历尽沧桑的脸上慢慢的绽放。
那君侯也长身而起,望着卖茶老翁道:“既是先生盛情相邀,在下自当奉陪。”
那老翁抬手肃客道:“请!”
君侯同样抬手道:“请!”
两位老人跪在石矮几对面,此时早有身边的骑士拿来了三只酒碗摆上,那老翁提起酒壶将两只碗斟满,放下酒壶,端起酒碗:“老夫有幸能与纵横天下的西域都护班超大将军共谋一醉,实是三生有幸!”
班超也端起酒碗:“那里,班某今日能与威震西域的匈奴大国师子重先生把酒言欢,也是足慰平生!”
两人端起酒碗齐声喝道:“干!”
一仰头,均是酒到杯干。
那被称做子重的老人提起酒壶为班超斟酒:“大将军这可是衣锦还想啊!”
“那里,那里,不过是落叶归根罢了。大国师也是思乡情切了吧?”
“岂敢,岂敢。老朽不过是穷途末路而已。”
“先生能审时度势,退隐山林,名士之风直追陶朱公啊!”
班超,子重两人端起酒碗,相视大笑,一饮而尽。
子重提起酒壶却没有给班超斟酒,而是给放在田虑面前的那只空碗斟满了酒,放下酒壶,抬头望着站在班超那边的田虑喝道:“田虑,你可肯陪老夫喝一碗?”
田虑一怔,躬身回答:“子重先生居然知道我田虑这无名小卒?”
子重哈哈一笑:“无名小卒?能单人独骑生擒疏勒王的无名小卒,天下能有几个!”
田虑端起酒碗:“谢子重先生赞!”一饮而尽。
班超拿过酒壶为子重斟满。“子重先生,你我相交已有三十年了吧?”
子重缓缓端起酒碗,深深地注视着碗里的酒,似乎看到遥远的过去,一字一字地道:“整整三十年,刻骨铭心啊!”
 
论坛首页 » 个人资料 鼹鼠 » 文章发表人是 鼹鼠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